首页 > 军事> 纽约去大西洋城,散文诗|张翼:蜀都大道上的时光碎片
纽约去大西洋城,散文诗|张翼:蜀都大道上的时光碎片 2020-01-11 18:42:41   阅读3918

纽约去大西洋城,散文诗|张翼:蜀都大道上的时光碎片

纽约去大西洋城,张翼(成都)

(一)琴台路

周末的午后,滋滋发响。

是淅淅沥沥的春阳,把花粉慢悠悠地发酵。

鲜花妆扮的心情,从天府广场一路呼啸而来。

通惠门的地下铁,自然而然上了琴台路的道。

在抚摸,在呢喃,在消化司马相如的酒杯,还有卓文君的温柔。

注定,琴台是为爱情而生的舞台。

眼睛平平淡淡,触及那些热拥的青年。

热情和风情,烈烈地躺在路边的椅子上,就着斜斜的春阳,旁若无人地泛滥。

富有质感的画面,挡不住年迈又不屑一顾的视线。南来北往的过客,自觉地把目光穿越。

窖藏在琴台路的那段历史,与时俱进地装上了犁铧。

——深耕的记忆,在心田花样盛开。

我确实希望,琴台路上,当然也有琴台路下,那些热拥,那些香吻,都能与司马相和卓文君对酒当歌。

酒香可以醉倒爱情,不知醇香能不能千古?

(二)天府广场

成都的焦点,被您一脚踏住。

那双雪白的大手,在静静地挥舞南方。

站在地面上,我感受到了地下铁呼呼生风的热闹。

地摊和小贩,歌声和舞蹈。

都在和地下铁抢客源。

南来北往的热闹,在历史和现实中义无反顾,惊醒了李冰圈养千年的犀牛。

那静卧千年的冷清,猛然睁开双眼。

挣扎着,挣扎着,一层一层地脱出地面,在风调雨顺的天府之国探头四望。

现在,他正透过玻璃橱窗,看着花枝招展的太阳神鸟,在不厌其烦地书写新的蜀地时代。

(三)科甲巷

“哐当”一声,历史从明末清初的天空突然降临。

盛开百年的春熙路,在熟视无睹的春天里,关闭了我记忆的闸门。

闭上眼睛,我看见一砣陌生的石块,从提督街的院子里,押解到这条小巷。乌红乌红的夜色,躺成了一首史诗的模样。

历史,随处设置考场。

那些所谓的忠与奸,所谓的正与邪,最后都统统硬化成历史需要的形象。

在科甲巷赶考的石达开,从汹涨的大渡河走来。穿过繁华的春熙路,邂逅了岁月高举的奢刀。

我看见这块粗糙的石头上,刻下了他挺进朝纲的梦想,也在这里完成了翼王谢幕的绝章。

那些藏在喧哗后的刀刀见血,在不断地凌迟着刽子手们铁石打铸的心肠。

这砣冷冰冰的石头,依然高傲地站在历史上,寒光毕现。

善与恶、官与匪,悲与殇,这些元素递进式演绎着时光和人性。

我分明看到,历史在这里断章取义。

繁华了春熙,冷清了科甲。

(四)塔子山

塔子山无山。九天楼非楼。

你就这样,轻而易举地迷糊了酒醉的李白:“今来一登望,如上九天游。”李白的信口开河,让你高耸入云。

把这段似塔非塔,似楼非楼的时光,根植在起伏不平的绿树丛间。

冬雪正浓,腊月才学会走路。这里就开始热闹,开始炫目。

塔上的灯光,最先点燃2019年的春节。

弯弯曲曲的心情,手拉手地穿行在各式各样的彩灯中。花圃,在凉凉的春阳里穿行,栈桥上的倒影笑弯了五颜六色的鱼群。

成都平原的春天,总习惯从东边的塔子尖上点亮。

【作者简介】

张翼,四川南充人,当过教师、记者、公务员,居成都,供职于省直某部门。1996年开始有散文、诗歌见诸各级报刊杂志。现为四川省散文学会会员,四川省诗歌学会会员,出版有散文集《大门之外》、诗文集《素心如雪》。

【如果您有新闻线索,欢迎向我们报料,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。报料微信关注:ihxdsb,报料qq:3386405712】